注冊  找回密碼
     
 

凝視與對望:兩代攝影人跨越時空的對話

2019-6-25 09:17|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370| 評論: 0|來自: 澎湃新聞 湃客

摘要: 莊學本和徐獻兩位攝影家的《凝視與對望》攝影展,是兩代攝影人跨越時空的對話,也讓我們在他們的影像中,走進羌族這生生不息的生存之地,更讓我們對莊學本先生和徐獻的影像精神深深的感動。與影像的對話,讓我們更是 ...
莊學本和徐獻兩位攝影家的《凝視與對望》攝影展,是兩代攝影人跨越時空的對話,也讓我們在他們的影像中,走進羌族這生生不息的生存之地,更讓我們對莊學本先生和徐獻的影像精神深深的感動。與影像的對話,讓我們更是肅然起敬。雁門關的背夫、理番羌人的溜索以及岷江上古老的藤橋……太多太多的影像記憶無不讓觀者產生聯想的空間,那時空的再現更讓我們對莊先生當年的影像敬之又敬,而這種影像精神更代表了那一時代中華民族精神之髓。莊學本先生作為攝影的先行者,他留下的不光是對羌人影像的珍貴記錄,更是讓后人了解和認知那個時代一個群體的面孔能夠顯現出來的群體精神表征。半個世紀過去的今天,另一位攝影的執著者徐獻先生,用十多年業余的時間幾乎走遍了羌民族大大小小的村落,用他的愛記錄下羌族的今天。這樣的記錄正是莊學本先生影像的延續,也是和莊先生時空的對話與碰撞。他將兩位不同時代的攝影人用自己的影像紐帶將我們帶進這片土地前世今生。徐獻作為當今的攝影家,他用深深的愛,用最純粹的影像表達將自己的情感注入到這影像中。十幾年的堅持拍攝,無疑是艱苦的,這種堅持也讓我們感動和敬佩,而這種精神讓在當今攝影大潮中的每位攝影人有更多的啟示。尤其徐獻近幾年中,帶有探索性的個人主觀表現手法的拍攝,更是讓我們看到他通過影像或拆離或組合,用新的影像表達手法表達他對這民族“羌家人”的深情和愛。而這些能體會到的,正是我們當今攝影人應思考和借鑒的。
羌族人生活在高山、半高山中,交通不變,山路蜿蜒,在2008年5·12地震后,道路有了改善,土路變為了水泥路。2007年10月,汶川龍溪寨
在四川理縣增頭寨一處羌房里,75歲的羌族老人朱光明手里捧著爺爺朱文華泛黃的照片說道,他爺爺是端公精通上、中、下壇經書,照片是1933年一位英國傳教士陶然士拍攝的。2018年3月,理縣增頭寨 
在成為廢墟的羌房前年輕的羌人。2017年3月,理縣增頭寨 
廢墟中的羌房,一戶羌族人家正按照傳統殺年豬,準備腌制他們的食品——羌臘肉。2008年11月,汶川布南寨 
準備前往山上白空寺還愿的羌人。2016年9月,理縣西山寨
由于條件的限制,很多羌族小孩都會在室外或是自家房頂上學習。2001年12月,理縣蒲溪寨
羌族新郎何清松夫婦用傳統的羌族儀式舉行了婚禮。2005年11月,汶川直臺寨
祭山還愿儀式是羌人隆重而神圣的活動,活動由羌族釋比(端公)主持,全寨羌人都會參加。2007年11月,汶川白家奪寨
釋比余世榮敲響羊皮鼓。2009年11月,汶川阿爾寨
每逢農歷10月初一的羌歷年是羌族最重要的節日,這天人們都會舉行祭祀活動。2016年10月,茂縣色巴寨
放羊回家的羌人。2006年5月,汶川龍溪寨
 
大山中的羌族婦女。2016年8月,茂縣岐山寨
羌族建筑大多建依山而建,羌人則在這樣的環境中過著屬于他們自己的生活。2007年10月,汶川大門寨
 
 每到農忙季節,寨子里的羌人之間會相互幫助到田地里干農活。2007年7月,汶川龍溪寨
  
羌族特有的一種體育運動。2010年1月,茂縣曲谷鄉
 
每年的12月,羌人都要殺年豬做羌臘肉,為第二年做準備。 2001年11月,理縣蒲溪寨
在羌族祭祀活動上的孩童  2012年1月,汶川垮坡寨
 
羌民還愿祈福。2016年9月,理縣西山寨
 
羌人的葬禮。2005年11月,汶川老白家奪寨
 
一個寨子的全家福,在地震后全寨遷徙到了他鄉。2007年4月,汶川夕格寨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6 17:38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pk拾结果pk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