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本尾久子:貪婪的荒木經惟與極致的人生之“花”

2019-7-3 11:35|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857| 評論: 0|來自: 澎湃新聞

摘要:   正在南京藝術學院美術館舉辦的“荒木經惟·花幽”是以荒木經惟拍攝的“花”為主題的攝影展,“花”是荒木先生最喜愛表達的對象之一,也是其攝影藝術最重要的主題之一。此次展覽是荒木經惟迄今為止最大規模以“花 ...

  正在南京藝術學院美術館舉辦的“荒木經惟·花幽”是以荒木經惟拍攝的“花”為主題的攝影展,“花”是荒木先生最喜愛表達的對象之一,也是其攝影藝術最重要的主題之一。此次展覽是荒木經惟迄今為止最大規模以“花”為主題的攝影展,涵蓋了其所有與花相關的攝影主題,共五百余張作品。作為“平成年代”荒木最后一個展覽,這些橫跨1990年至2019年三十年的作品,不僅是他個人藝術的回顧,也是一個時代的側影。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經授權特刊發日本Art Space AM美術館創始人、策展人本尾久子女士為此次展覽撰寫的文章《荒木經惟和花》,在她看來,“如果說欲望是努力和進化的源泉,怕是沒有人比荒木先生更加貪婪了。要將自己的攝影人生活到極致——為了實現這個欲望,荒木先生每天都在竭盡全力地拍攝、創作。欲望,也是無限的凈化的源泉。”


image.png
荒木經惟(1940-)


image.png
荒木經惟花曲系列


  距離我和荒木先生第一次合作已經超過25年了。荒木先生的創作靈感如不會枯竭的泉水般汩汩而出,且從未指向同一個方向。每一次發表新作,總會伴隨著某種新的嘗試。他從不重蹈自己的覆轍。一直保持著“現在進行時”,不斷變化著。


  “攝影是鏡子?還是窗?我以前覺得兩個都是。不過,對我來說應該是鏡子吧。”荒木先生說。“取景器里的世界就是我的游樂園。”


  對我而言,荒木先生的攝影世界是一片無重力的海洋。我可以在這片海洋里無止境地漂浮下去,向著更深、更遠的地方。每一個角落都有新的收獲等待我去發現。


  “沒有觀眾,攝影作品便無法成立。”


  我承認——我創立美術館,是為了能夠一直看到荒木先生那些飽含刺激和啟示的攝影作品。熱衷于在北京、上海、柏林、洛杉磯等異國土地上舉辦活動,則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看到荒木的作品。


  “如今可是老年人的時代了。所以,那些時至今日都‘不想被看做老人’,抵抗變老的家伙們已經不行了。我們應當充滿自信地告訴別人自己正在老去。有很多事情只有上了年紀才明白,況且變老也意味著人生經驗的累積。比起年輕人,老人更有魅力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荒木先生如是說。


  “只有過了70歲,才能拍出好的照片。攝影就是人生。人越老,拍出來的照片越好。”


  雖然如此——“攝影是沒有終點的,永遠不會完結。”


 image.png
荒木經惟POLART系列


image.png
荒木經惟POLART系列


  當然,我也在變老。我開始站在與以往不同的人生高度凝視荒木的作品,漸漸察覺到自己體內隨著年齡增長而自然沉淀下來的那些變化。


  街頭風景,與亡妻陽子共度的時光、天空、花、人像照片、裸體、標有日期的日記(由于快門間隔時間短,荒木先生又將其稱為“時記”)。當你走進這些豐富多元的攝影作品,會發現每一張照片都自成一個世界。每看一次,都會驚嘆于這個世界的遼闊深遠。在取景器這一物理工學意義上的框架所截取的現實的斷面里,竟蘊含了如此宏大的宇宙。


  無論荒木先生自己有沒有意識到,他的攝影,從開始就抓住了攝影的本質。


1234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6 12:25 , Processed in 0.0624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pk拾结果pk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