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虞若飛:攝影的三種境界

2019-7-15 14:02|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944| 評論: 0|來自: 360個人圖書館

摘要:  作者虞若飛,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著名攝影理論家。當年在寫這篇文章時純粹是因為開會時無意落筆而成。那時的虞若飛對攝影理論研究興趣正濃,卻不成想這篇在今后成為一篇經典攝影言論。此后他漸漸轉向紀實攝影,加 ...

   作者虞若飛,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著名攝影理論家。當年在寫這篇文章時純粹是因為開會時無意落筆而成。那時的虞若飛對攝影理論研究興趣正濃,卻不成想這篇在今后成為一篇經典攝影言論。此后他漸漸轉向紀實攝影,加之各種理論思潮不斷出現,讓虞若飛靜心拍攝,遠離了理論。


  大凡做事學藝都要經過不同的階段,學習攝影也有一個境界轉換提升的過程,以個人的體悟,有三種境界:猛虎下山,突飛猛進,此一境,是為初境;車陷淤泥,滯步不前,此二境,是為困境;白鵝出瓶,返樸歸真,此三境,是為化境。


  一、初境


  翻開攝影史,大多數的攝影大師都是偶然接觸“魔盒”而至終身不悔,未摸照相機之前,覺得攝影是門極難駕馭的藝術,思之念之,至入門初學,時有清晰得意之作,頓生自豪欣喜之心,于是對攝影技術技巧極感興趣,技藝一日千里,進步神速,這樣一路下來,好像無難不解,無堅不克,自我感覺特好,經過這樣一個階段,基本掌握了攝影的技能。


  一位攝影家說過,攝影是一門矛盾的藝術:它既簡單得令人發笑,又復雜得使人不知所措,初學時容易,是由于只看到這矛盾的一個面,只是在主觀上感覺得容易,并未真正深入下去。處于此種境界,認識的內容是膚淺的,掌握的技能是生硬的,對藝術的追求流于認知水平,未能把靈智貫注于藝術創作之中。從表面上看,充滿激情,大有傾其畢生精力獻身攝影的壯志,實則心意動蕩浮躁,志高而弗遠,氣盛而散漫。在創作心理和行為上,時常流露出自大、自戀、自狂,不能確知自己的水平,也不能鑒認自己作品的價值,表現形式上愛去玩弄技巧,追新求異。稍有成績便沾沾自喜;若參賽投稿屢試不中,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怪評委編輯有目無珠,大有千里馬不遇伯樂之感慨。


  就整個攝影藝術追求過程而言,初境僅是一種“過境”。盡管這種境界是稚幼、粗糙、不穩定的,它卻是一個非常重要且危險的階段:既是入門功夫,又是以后各境的基礎。這時期很容易形成好的或壞的習慣,一旦成型,將延續下來貫穿整個藝術生涯,從而影響藝術境界的質量。


  一般說來,初境后期,有的經過一番折騰,靜心省悟,猛然有了體會,便武火轉文火,去浮躁,存誠心,氣沉丹田,潛心修煉,提升到一個更高層次;有的虛火長旺不下,心浮氣高,不解藝術真諦,欲退不愿,欲進不能,只能做些皮面文章,沽浮名撈實利;有的本來就心意不誠,底氣不足,經不起挫折,冷水淋頭自然火滅心冷而退境,經此藝術進化,能實實在在上到上一個層次的,大略十之二三而已。


  二、困境


  困境似車陷淤泥,進退維谷,迷迷蒙蒙,而暗中卻風聚云集,醞釀著一場暴風驟雨,因此,困境也是暴風雨前的沉悶,黎明前的黑暗。


  從入門一路行來,初境幾乎鋪滿鮮花。正當洋洋得意之時,不覺間峰回路轉,山窮水盡,煙霧彌漫,荊棘布道,障礙橫陳。


  此時的攝影家,內心焦慮不安,徘徊躊躇,愁苦萬分,與初境作比較,困境有截然不同的特征:


  其一,初境是樂境,困境是苦境。初時,伴隨好奇心的滿足常生歡愉,似乎窮盡攝影藝術的全部奧秘,卻不知已臨胡同盡處。平時學到的東西難以真正派上用場,原來自以為明白的地方精究起來突然變得迷糊。于是,困惑叢生,煩惱紛擾,真個兒嘗到了“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滋味。


  其二,初境是自我肯定,困境是自我否定,伴隨著從樂到苦,在心理上也由自信變為自卑,開始是不知天高地厚,只陶醉于當下成就,滿足于自身增益,進入困境后,才知道天外有天,自己原來掌握的那點東西,淺薄得很,舉目展望,但見天高山遠,云霧繚繞,腳下的那塊土地也很松軟,由心高氣傲而轉為心灰意冷。此時,看這也不是,那也不對,對自己極不滿意,甚至想離“我”而去。這種自我否定不僅是對以往所學的反思,而且是對淺薄和浮躁心性的超越,是鳳凰涅槃既充滿痛苦又孕育著希望。


  其三,初境外動內靜,困境外靜內動。


  初境基本上停留于知識和技能的掌握上,沒有深入到藝術心智的修為,是表層化的東西,表現為浮躁多動而內心還是深潭靜水未曾啟動。初境向困境的轉換,實際是由表及里、由外到內的深入,卻又未真正觸動深藏的藝術靈性,表現為困乏沉靜。


  外表上,已經沒有了沖動和輕狂,似乎變得穩重而平靜,其實內心深處波浪剛剛掀起,進行著一場激烈的變革,這時期常伴有種種無名煩惱和迷失,對創作相當冷漠,有時連照相機都不想碰一下,正是在這種恍惚的狀態下,藝術的另一歷程開始了,主體的潛意識掙脫意識的奴役,變得相當活躍,迫使主體去思考,去省悟,去自覺改變和調整心態,舍棄舊我,重構新我。


  如果說初境是認知階段,那么困境就是參悟階段,是形向意、實向虛的過渡,是提高藝術層次的必經之路,同時也是最難突破的境界。對真正的藝術家來說,這是烈火煉純鋼。然而要真正擺脫困境是一件極其艱難的事情。


  三、化境


  化境是一種悟境,是“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的境界,有一句歌詞寫得好:終點又回到起點,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


  化境就是螺旋形回歸初時的平淡,磨難之后的返樸歸真。


  化境是微妙境界,妙在一個“化”字,化是變化、化解、化合諸意,含變易之義,但與初境、困境時的變易有根本不同,初鏡是形變,困境是意動,化境是神化。初境的熱情啟動,困境的動量聚積,至化境就由量變上升為質變。


  化境是清明境界,明在一個“靜”字,靜是寧靜、清靜、寂靜。靜既是修煉高境界必具的心態,又是高境界必呈的心態。惟靜而后能清、能明、能空、靜又不是不動。澹乎若深淵之靜,泛乎若不系之舟,靜極而動,無論藝術心態、創作行為還是作品風格都有了本質的改變,技木都趨淡化,如閑云野鶴,無拘無束,一切輕松隨意,形直而意曲,理顯而情深,竟境幽深曠遠化。


  化境是大度境界,大在一個“空”字。空不是什么都沒有,而是空靈妙有,有中之無,無中生萬有。大象無形,大音希聲。空靈是藝術的最高境界,境界大,世界小。心空才能納宇宙萬物,有容乃大。空是靜的極致,悟的結果。虛心發待,沒有偏見,沒有成規,就有靈感,時時創新。空靈中,思維任意縱橫,馳騁億萬里,隨心所欲創意境。所以空是大手筆,是大氣度,是大氣象,是大境界。


  化境又是自然境界,可遇而不可求,恰似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化境是努力解卸的松弛,零星閃現的火花,應來不期而至,未應來強求反遠。


  四、入境與破境


  境界的提升實質上是不斷入境、住境、破境、轉境的過程。


  所謂入境就是進入境界,住境就是滯留于境界,破境就是超越境界,轉境就是此境界遷渡彼境界,統稱為境界相,四種境界相中,入境、破境為主,住境、轉境為從,其實,住境是入境與破境的緩沖,轉境是破境的自然結果。


  凡做事都離不開入境破境。入境不易,破境更難。境界提升的關鍵在破而不在入,所謂破境,說穿了就是破執著、破癡迷。


  破境要破三個關。破功利誘惑,對人來說,功利是最基本、最直接、最有形的誘惑。大多數人一生都在功利圈里打轉轉,患得患失。


  確的判斷能力,產生片面的認識。情感傾向使人迷癡,人最大的情感困惑,莫過于自戀,留戀于既成境界,成降客何處(美)為破境的主要誤區,作為藝術家,應該有超越自我的大情感,只有這樣,才能掙脫自我的束縛,才能與宇宙合一。三破心智迷惑,智慧是人類的驕傲,又是人類錯誤的根源,人因為有了幾乎無所不能的智慧,所以總喜歡以宇宙的主人自居,肆意征服一切而不顧客觀規律,因此常常聰明反被聰明誤,智。巧只是小境界,拙樸才是大境界。人應該明了自己在宇宙中的地位,明了人的智慧是有功利使人變得世俗、世故、遲鈍甚至愚蠹,功利的人會努力保持既得成果,唯恐失去,因而對未知境界心懷恐懼,無形中抵抗新事物,構成了通向高境界的障礙,心底無私天地寬。超越了功利,才不會以自我為中心,以利益為出發點來片面地看問題,才能用公正的香度來探索真理,從而走入正道,二破情感困惑。從本質上講,藝術是情感的,但情感有大情感和小情感之別,藝術需要的是近乎人類本性的大情感,而不是與個人利益攸關的情感傾向、情感偏向。人是情感的動物,往往受感情的支配而失去準限的,明了自然力的偉大,與自然建立和諧的關系,聆聽自然的啟迪,聆聽直覺的啟示,師法自然,循道而行,如果破了上述三個關,心也就放下了,變得空白,空靈,這就是空靈的境界,應無所持而生其心,就生動自然,就能啟發人潛在的真正巨大的能量,無為而無所不為。


  藝無止境。任何一種高境界都只是相對于比它低的境界而言,境界之上更有境界。悟了道,還要不斷地實踐,修正自己的見地和行為,以至忘我忘境,否則常常要從高境界中落下來。不以境界為境界方是真境界,沒有境界的境界誠為大境界。


  (虞若飛 :攝影理論研究者,溫州永嘉縣人)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1-19 17:59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pk拾结果pk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