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她通過攝影,為巴拿馬運河大壩建設中的受害者發聲

2019-7-30 10:41|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277| 評論: 0|來自: 極光視覺

摘要: Maria和Delcilene:“我們的島,我們的沙灘,我們的樹,我們的家……都不見了,貝洛蒙特大壩給我們帶來的只有死亡。”選擇位置:她們以前在腰果島的后院(目前部分被淹沒);選擇物品:腰果和沙子 ©Delcilene ...


 
Maria和Delcilene:“我們的島,我們的沙灘,我們的樹,我們的家……都不見了,貝洛蒙特大壩給我們帶來的只有死亡。”
選擇位置:她們以前在腰果島的后院(目前部分被淹沒);選擇物品:腰果和沙子 ©Delcilene, Maria, and Marilene Ribeiro

這是極光photo【江河影像】系列第79篇推送。
水力發電雖被視為環保的一個標志,但水電站及大壩的建設卻使巴西當地十幾萬居民流離失所。攝影師瑪麗琳·里貝羅(Marilene Ribeiro)將她的祖國巴西作為研究案例,并結合當地“受害者”的視角,講述了一個關于能源開發與無家可歸的故事。
Dead Water
死 水
索布拉迪紐水電站的草圖,這是其中一個渦輪機,1970年,©Marilene Ribeiro
在世界范圍內,水力發電被視為可再生的綠色能源。但是,水電的生產也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沖突,長期以來,這一沖突被環保的光環遮蔽了。在“死水”項目中,攝影師瑪麗琳·里貝羅闡述了大壩建設給當地居民帶來的嚴重影響。水電站已經對附近居民的生活、周圍野生動物以及傳統河岸文化造成了破壞,然而,水電行業仍在持續擴張。
João:“我多么懷念那片為我的家庭提供一切的土地!”
João對他由于大壩建設而離開故鄉的感覺:悲傷
選擇物品:木薯和甘薯
João和由于索布拉迪紐大壩建設而流離失所的72000人中的大多數一樣,從肥沃的河邊遷移到半干旱地區,那里的土地由巖石組成,幾乎沒有水。
©João and Marilene Ribeiro
Geovan:“我在河里看到了我的面孔……我屬于那里。”
選擇物品:房子的組成部分
選擇地點:貝洛蒙特大壩的水中
©Geovan and Marilene Ribeiro

里貝羅的研究案例是她的祖國巴西。大眾媒體對此的報道通常忽視了生態學家、人類學家、社會活動家以及那些直接受到該行業影響的人,而里貝羅試圖創造一種與大眾媒體相反的敘述,她的項目重點是為受害者發聲。《死水》通過攝影師與故事中的主角這一混合視角,呈現了大壩建設帶來的客觀影響。
Marilene:你覺得巴拿馬大壩怎么樣?
Nelci:很難說……真的很生氣!
Marilene:有什么能代表這種憤怒嗎?
Nelci[盯著我]:火!
©Nelci and Marilene Ribeiro

里貝羅選擇了一批來自巴西偏遠地區的志愿者,他(她)們很快會因為水電大壩的修建而流離失所,其中有些人已經無家可歸了。對于里貝羅來說,讓他(她)們能夠發出聲音不僅是通過拍照來實現的:將所有照片整合在一起是她工作的核心。她在闡述中說:“在拍攝照片時,每位志愿者都要選擇一個相關的地點,并選擇一個能表達他(她)們因大壩工程而流離失所的感受的物品。”
Liane:“沒有人能說出我們的感受,我無法想象這個地方將不復存在……我感到深深的痛苦。”
選擇位置:即將由于巴拿馬大壩的建設而被淹沒的烏拉圭河河段
選擇物品:她的一只小豬
©Liane and Marilene Ribeiro
José:“我們以前住的那個島現在是什么樣子?之前還有許多橡膠樹,如今只是荒漠。他們砍倒了樹,埋了所有的東西。他們沒有埋葬的東西,都被燒掉了。當我從船上經過時,我看見了。這只是一片沙漠。”
選擇物體:他父親的肖像照
©José and Marilene Ribeiro
Camila:“啊,他們說要重新種植樹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但是,這棵樹要多長時間才能長到它們被砍伐時的大小啊?他們沒有顧及這個問題。動物的棲息地會受到影響,它們適應新的棲息地需要多長時間?許多動物甚至都不會走太遠,它們會留在原地,死在那里。”選擇地點:她家旁邊的小溪,一旦巴拿馬大壩建成,小溪就會消失。©Camila and Marilene Ribeiro
“每位志愿者可以自己導演如何被拍攝,以便更好地展現他(她)們的經歷與感受。我希望他(她)們的聲音能夠在創作過程中傳達出來,而不只是停留在紀實照片的表征當中。”除了見證被拍攝的人們周圍不斷變化的景觀之外,里貝羅還邀請被攝者表達自己對這些失控變化的反應:他(她)們的想法、夢想以及與家園親密關系的記憶。
Helena追隨她父親的腳步:她的家人舉辦了圣約瑟日世紀慶典。當貝洛蒙特大壩項目開始時,當地島嶼居民(包括海倫娜的家人)不得不搬遷,這一傳統也逐漸消失。
Helena選擇的物品:圣約瑟夫的雕像
選擇地點:她們以前居住的地方,皮維拉島的一個死亡種植園。©Helena, Dalva, and Marilene Ribeiro
諾特能源集團(負責貝洛蒙特大壩項目的財團)通過“獵捕”的方式使當地人不能發出自己的聲音。©Maria Rosa’s family and Marilene Ribeiro
里貝羅利用攝影作為變革的媒介,也將自己的作品放進一個積極的實踐場中,其中包括撰寫一篇相關主題的論文,并參與“拉丁美洲之聲”和“Agnitio”等項目,這些項目旨在通過攝影賦予群體力量。她目前正致力于一個范圍更廣的圖書項目(已入圍今年的LUMA樣書獎),該項目將人像照片編輯在一起,并進行深入的研究,解決相關問題的諸多方面。在這個過程中,她構建了一個關于水電發展的多層次敘事,其中那些被忽視的人們成為了這個令人憂慮的故事的主角。
Eliezé:“我想在死水中拍我的照片,燈泡將代表所有這些破壞的目的。為了得到電力而殺死一切,這是公平的嗎?”©Eliezé and Marilene Ribeiro
在貝洛蒙特大壩水庫的影響下,該地區的樹木被砍伐、燒毀。諾特能源公司的員工在大壩水庫的可能淹沒范圍內砍伐和燒毀了超過300萬棵樹,工程師們稱之為“植被抑制”。大壩淹沒了400平方公里的亞馬遜雨林,當地的動物和居民只能目擊興沽江景觀的消失。三個月以來,阿爾塔米拉市的天空和周圍地區一直籠罩在黑暗與灰塵中,這是由于亞馬遜森林的焚燒產生的煙霧所導致。©Marilene Ribeiro
大約四十年前,索布拉迪紐大壩使Laudelina被迫遷走,她對此的感覺是“缺乏”:缺乏工作,缺乏食物,缺乏謀生的機會,缺乏歸屬感。
選擇物品:從以前住處帶來的父親種下的樹
選擇地點:她目前在索布拉迪紐小鎮住所的后院
©Laudelina and Marilene Ribeiro
Raimundo不僅由于貝洛蒙特大壩的建造而無法進入圣安特尼奧村,還被迫放棄了他作為漁民的職業。自從大壩閘門關閉后,很長一段興沽河河段里的魚都消失了。©Raimundo and Marilene Ribeiro
擇地點:Hilarino在被迫搬遷后為家人建造的小屋
選擇物品:他們儲存飲用水的陶罐
對Hilarino來說,索布拉迪紐大壩的建造帶來了悲傷,使得他們失去了一幢適宜居住的房子以及飲用水。©Hilarino and Marilene Ribeiro
©Maria Dalva and Marilene Ribeiro
Maria Dalva說:“自從我們離開華西瑪以來,我們一直過著流浪的生活。”當被問到她對整個事件的感受時,她回答道:“回憶。”她選擇了自己的婚紗來傳達感受(她是在華西瑪結的婚)。在拍攝過程中,她做了一些實驗:她先是和婚紗同鏡,在最后才穿上婚紗。這組肖像照有劇照的樣式和質感,在這場表演中,她運用了記憶的概念。©Maria Dalva and Marilene Ribeiro


12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6 17:40 , Processed in 0.0624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pk拾结果pk时间